塑料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塑料模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珍妃落井之谜谁是将她置于死地的主谋

发布时间:2020-12-25 03:36:21 阅读: 来源:塑料模厂家

珍妃“落井”之谜:谁是将她置于死地的主谋?

紫禁城里,有许多水井。在所有的井中,一口位于贞顺门内的不甚起眼的井,名气最大,成为今天故宫游客必到的景点之一,这就是“珍妃井”。

珍妃,他他拉氏,镶红旗满洲人,生于光绪二年(1876年),光绪十三年与同父异母的姐姐一齐由广州北上,送选秀女,第二年被选封珍嫔,得到光绪的宠爱。光绪二十年正月,因慈禧六旬庆典,晋封为珍妃。

但就在同一年年末,这位不过十八岁的女子,命运开始逆转,一步步“走向”那口后来以她为名的水井。

国法亦家法

那一年,甲午战争爆发,主战的“帝党”与主和的“后党”僵持不下。珍妃的兄长礼部侍郎志锐等弹劾以李鸿章为首的主和派大臣。为打击“帝党”,慈禧以“近来习尚浮华,屡有乞请之事”为由,于十月二十九日(11月26日)将珍妃和她的姐姐瑾妃降为贵人。

十一月初一日,慈禧发布了一道措辞严厉的懿旨:

皇后有统辖六宫之责。俟后妃嫔等如有不遵家法,在皇帝前干预国政,颠倒是非,着皇后严加访查,据实陈奏,从重惩治,决不宽贷。

同日,慈禧又特地给瑾妃和珍妃下了一道懿旨,直接予以斥责:

瑾贵人、珍贵人着加恩准其上殿当差随侍,谨言慎行,改过自新,平日装饰衣服俱按宫内规矩穿戴,并一切使用物件不准违例。皇帝前遇年节照例准其呈递食物,其余新巧希奇物件及穿戴等项不准私自呈递,如有不遵者,重责不贷。特谕。

网络配图

从后一道旨意不难看出,后来人们常说的珍妃“喜作男子装”,与光绪“时常互换装束,以为游戏”,并非向壁虚构。1948年出品的电影《清宫秘史》里,就有此类的情节。

第二天,珍妃手下的太监高万枝因“诸多不法”之罪名,未经审讯,即交“内务府扑杀”。杀奴震主,意向显然。

约一年后,即光绪二十一年十月十五日(1895年12月1日),甲午战事已尘埃落定,禁宫之内的“婆媳”关系略趋缓和,慈禧恢复了珍妃和瑾妃的位号。

光绪二十四年,变法运动兴起,珍妃又是渴望独立自主的光绪的积极支持者。

“戊戌政变”后,慈禧将光绪、珍妃囚禁。侍奉珍妃的太监不是被处死,就是遭杖责、枷号等处分。当时光绪被囚禁在瀛台,而珍妃先是被囚禁在建福宫,后移至宁寿全宫景祺阁北头的东北三所,这是宁寿全宫最北边的一个院落。

这里就是所谓的“冷宫”。据清宫太监、宫女等说,东北三所和南三所,都是明朝奶母养老的地方。奶母有了功,老了,不忍打发出去,就在这些地方住。珍妃住北房三间最西头的屋子,屋门由外倒锁着。窗户有一扇是活的,饭菜、洗脸水都由下人从窗户递进去。珍妃吃的是普通下人的饭,也不许与下人接谈。一天倒两次马桶。屋外由两个老太监轮流监视,他们无疑都是老太后的人。

最苦的是遇到节日、忌日及初一、十五,老太监还要“奉旨申斥”,即代表老太后列数珍妃的罪过,当面指着鼻子训斥,珍妃则跪在地下敬听。申斥在午饭时分举行,完事以后,珍妃必须向上叩首谢恩。这是最严厉的家法了。

自杀或他杀?

有关光绪和珍妃被囚禁的生活,曾在慈禧身边生活过的德龄所著《瀛台泣血记》里有一节是“幽囚中的一对情人”,其中说:足足有两年工夫,光绪每晚从瀛台走往冷宫去探视珍妃,从没有间断过一天。

光绪、珍妃“幽会”,电影《清宫秘史》《李莲英》等都特别再现了这一情节。在后一影片中,珍妃甚至亲口对慈禧说出了“已经怀有龙子”的话,相当凄美感人。可惜这不是事实。

瀛台位于西苑,即今天的中南海,而珍妃的囚禁之地是在紫禁城内。清代紫禁城与西苑,都有严格的警卫制度,著名清宫史专家朱家溍先生在《故宫退食录》一书中,曾根据详尽的材料证明说:紫禁城各门按时上锁,钥匙上交,即使奉旨开门,也要合符验看,皇帝本人从西苑出来,要进紫禁城,若不事先传旨,也是进不去的。

朱先生还说:如果光绪帝妃“幽会”属实,清宫保卫系统应该知道这个秘密,长达两年的时间早就保不住密了。朱先生问过宁寿宫的太监耿进喜,耿进喜说:“我当年就在宁寿宫当小太监,要真有这事,我怎么一点影儿都不知道?那怎么能做得到呢?”朱先生指出德龄既不是“公主”,也不是慈禧的“侍从女官”,“不过是陪太后解闷的”,德龄所述很多是“无中生有”。

网络配图

慈禧与珍妃的紧张关系,不仅仅是与皇帝关系密切的两位女人之间的争斗,更多地透视出深宫之内政治斗争的残酷。但人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这种不和谐的“婆媳”关系,最后会导致珍妃“落井”。

珍妃究竟是怎样“落井”的,这是清宫的一大谜案。

关于珍妃之死,有两种通行说法:一是跳井自杀,二是她并非自愿跳井,而是慈禧威逼,由手下人强行将她投入井中。

第一种说法首见于罗惇曧的《庚子国变记》(发表于1912年)。书中说,光绪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一日(1900年8月15日)黎明,联军已攻入北京,慈禧、光绪两宫仓皇“西狩”,当时扈从的人很少,许多妃子、宫女都被打发走了。珍妃最得光绪宠爱,但太后不喜欢她,不让她跟光绪一起出奔,珍妃“乃投井死”。问题是,正被囚禁中的珍妃,何以能走出禁所并自行投井呢?该书未作交待。

长期以来,珍妃自行投井说的记载寥寥,也少有人相信。但近些年却有两种追忆文章说,珍妃确系自愿而死的。1983年《文史资料选编》(第十八辑)刊登唐海炘(他他拉·海炘)的文章《回忆我的两位姑母——珍妃、瑾妃》,其中这样说:

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,慈禧不顾国难民危,带着光绪皇帝、皇后西逃。事后听给慈禧做过奶娘的赵妈说:临行前慈禧命人将珍妃从冷宫里带了出来,当着光绪皇帝的面,假意要带珍妃西逃,珍妃表示“国难当头,我不走,而且皇上也不该离开京师”,与慈禧争吵起来。慈禧大怒,表示如果不走只有死路一条,珍妃毅然选择了后者。于是慈禧命李莲英指挥,由太监崔玉贵、王某执行。光绪皇帝见此情景,心如刀绞,忙跪下求情,慈禧厉声斥责光绪皇帝,转身命崔玉贵赶快执行。珍妃不准太监靠近,自己跳入井中。崔玉贵马上向井内投入两块大石头。

这篇文章2001年经《书摘》杂志转载,产生过一定的影响。

“亲见”与“闻说”

2005年,金城出城社推出了一本由那根正与人合撰的书《我所知道的慈禧太后——慈禧曾孙口述实录》。作者自称他的爷爷是隆裕皇太后之弟,书中有关珍妃死时的详情,是从爷爷那儿听说的,而爷爷又是得自姐姐隆裕太后亲口所言:

与八国联军战败后,洋人军队打到了北京。在完全没有取胜希望的情况下,老太后西行。当时的情况非常紧急,因为谁也不清楚这帮洋人最后会干什么?会不会像烧圆明园那样,把紫禁城也烧了。当然西行带不了那么多人,因为人多了就会成为负担。但是因为光绪是皇帝,而我是皇后,同时又是老太后的亲侄女,要带也只能带我和皇上走。其他的一些亲属就地回娘家躲避,妃子们也不例外。可是珍妃非常气盛,不服从老太后的指挥,并当场顶撞了老太后。

书中继续引用隆裕太后的“口述”说:

网络配图

本来老太后就对珍妃平日的作为有点不高兴,再加上这些紧急时刻的顶撞,老太后气得脸色发白,直打哆嗦。在皇宫里,大清朝几百年来从来没有人这么敢于顶撞太后,即便是皇上都从来没有过,何况一个珍妃。老太后也是非常要脸面的人,气得抬脚就走,珍妃一直跟着老太后说自己的理由,来到了距离珍妃住所不远处。珍妃这时候还不死心,对太后说:“我是光绪的妻子,就要跟皇上在一起,不在一起,宁愿死。活着是皇家人,死了是皇家鬼。”老太后一听,就更加生气,本来火烧眉毛的事情,哪还有时间吵架啊,就对珍妃说:“你愿意死就死去吧。”说话的地方不远处就有一眼井,珍妃紧走两步,说:“那既然这样,我就死给你看。”直接就奔井口去了。老太后一看情况不对,这孩子跟我顶撞两句,怎么还真的去死啊。于是对崔玉贵说:“赶紧去拉住她。”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,当崔玉贵跑过去,珍妃早跳下去了。老太后一看没办法了,内忧外患啊,没来得及管她,就走了。

前述的第二种说法,即珍妃被强行“投井”说,较早见于李希圣所写的《庚子国变记》(1902年刊行)。书中记载很简单,只写道:七月二十一日天未明,慈禧“临行推堕井死”,是慈禧亲手所为,还是命人所为,都未有明说。且从其后面的记述可以知道,光绪不在“落井”现场。

恽毓鼎著有《崇陵传信录》(写于1911年,后也称《光绪皇帝外传》),其中说:七月二十一日黎明,两宫仓皇出走,“濒行,太后命崔阉自三所出珍妃,推堕井中”。明确指出了是由崔姓太监将珍妃推入井中。

八国联军入侵时,时任刑部主事的李希圣与翰林院侍读恽毓鼎,都在北京,特别是恽毓鼎长期在清廷国史馆供职,作为“闻说者”,言之凿凿,必当有据。而“亲见者”隆裕太后,描述得更是绘声绘色。到底珍妃“落井”的真相何在呢?

清朝灭亡后,有关珍妃“落井”经过的记述多了起来。《满清野史初编》收入王旡生所撰《述庵秘录》,其“珍妃堕井”条目内称,慈禧威逼珍妃的时间,是在光绪二十六年七月二十日(1900年8月14日)晚间,距两宫出走还早,“当时宫中扰攘,内监崔某遽牵珍妃,毡裹而推堕井”。

蔡东藩的《西太后演义》(又名《慈禧太后演义》)成书于1916年,里面有了进一步的描写:在慈禧通知帝后等准备出逃之时,命崔玉贵将珍妃带来见她,后崔玉贵竟将珍妃拉走,推入了宁寿宫外井中。照蔡东藩书中所述,光绪帝也在现场,时间也是七月二十日夜。

以上说法的最大问题是,作者都没有在事发现场,所记述的无疑都是二手材料,甚至还加上自己的想象,成了小说家言。

疑案现端倪

早在1930年,故宫博物院发行的《故宫周刊》第三十期推出《珍妃专号》,编辑走访了两位宫女和一名太监。宫女对此案虽有所涉及,但事发时都不在宫中,太监唐冠卿的忆述则值得特别关注:

庚子七月十九日八国联军进京,宫中乱成一团。总管太监崔玉贵率四十人守蹈和门,唐冠卿率四十人守乐寿堂。刚过正午,唐正在后门休息,突然看见慈禧从内出来,身后并无任何人随侍,唐揣测慈禧将去颐和轩,就赶忙向前搀扶。到了乐善堂的右边,这时慈禧竟然沿着西廊走去,唐很是吃惊,就问了一句:“老佛爷何处去?”慈禧说:“汝勿须问,随余行可也。”等到了角门转弯的地方,慈禧突然说:“汝可在颐和轩廊上守候,如有人窥视,枪击勿恤。”当唐惊骇之时,崔玉贵来到跟前,扶慈禧出角门西去。唐心想,慈禧将要殉难而死?但他不敢多问。

不一会,唐听见珍妃的声音,珍妃向慈禧请安。慈禧说:“现在还成话吗?义和团捣乱,洋人进京,怎么办呢?”接着慈禧声音渐弱,嘟嘟囔囔听不清说了些什么。突然,唐听到慈禧大声说:“我们娘俩跳井吧!”珍妃求慈禧饶命,说自己并未犯大的过错。慈禧说:“不管有无罪名,难道留我们遭洋人毒手吗?你先下去,我也下去。”珍妃叩头哀求,这时,唐听到慈禧呼崔玉贵。崔玉贵对珍妃说:“请主儿遵旨吧。”珍妃说:“汝何亦逼迫我耶?”崔玉贵说:“主儿下去,我还下去呢。”珍妃怒道:“汝不配。”

唐冠卿听到此,感觉自己木立神痴,不知所措。忽然听见慈禧大声说:“把她扔下去吧。”接着听到扭扯、挣扎的声音,再往就听见“扑通”一声。想来是珍妃已堕入井中了。唐冠卿还说,那会儿光绪帝在养心殿住,对发生的事并不知晓。

网络配图

根据唐的说法,珍妃堕井时,在场的只有慈禧、崔玉贵,而唐本人则留在颐和轩廊上。他并未亲眼看到堕井的一幕,但他离事发现场不远,可以算得上半个当事人。无疑,他的记述是极具价值的。

那么,唐冠卿所说,是不是珍妃“落井”的真相呢?

熟谙明清掌故的台湾学者庄练先生对唐太监的回忆产生了疑问:一、当珍妃被慈禧所逼之时,唐冠卿究竟是否确实受命把风,并因此得以耳闻事件经过,仍需有人证明;二、更重要的是,从那期《珍妃专号》附载的《珍妃最后幽禁处及投井经过路线图》上,庄先生发现了一个大大的问题,慈禧与珍妃最后对话的地点,与唐自称把风之处相距甚远,唐冠卿怎么可能清楚听到慈禧、珍妃及崔玉贵三人的言语?

白头宫女在

1982年出版的《晚清宫廷生活见闻》收录有一篇《清宫太监回忆录》,是1949年后对一些太监的采访。内有一处转述太监王祥的说法,他自称亲眼看见珍妃被投入井:

庚子年七月二十日,宫中乱七八糟的,太后和光绪帝都已换了装束,准备出逃。这时,慈禧亲自率领瑾妃和御前首领太监崔玉贵、王德环到宁寿宫,把珍妃提了出来。我们从门缝里看到了珍妃战战兢兢憔悴的样子。……慈禧与珍妃说了些什么,没有听见。……从门缝里只见到珍妃跪在慈禧面前,哀求留她一条活命,口里不断呼叫:“皇爸爸,皇爸爸,饶恕奴才吧!以后不再作错事了。”慈禧气狠狠地呼喝:“你死去吧。”在场很多的人,包括光绪帝和瑾妃都眼泪汪汪的。

慈禧怕时间耽搁久了,接连喊叫快点动手。崔玉贵走向前去,把珍妃连挟带提地扔到井里去了。珍妃临危前,呼唤:“李安达!李安达!”求李莲英搭救性命。

这一“求救”情节,后被电影《李莲英》采用,有很好的展现。

王祥、唐冠卿两人的记述之间有不小出入,但也有一些共同点,如除了慈禧和珍妃外,现场至少还有一个人——崔玉贵,而且都说将珍妃推入井中的正是此人。

珍妃已死,而慈禧是将珍妃置于死地的主谋,她当然不会说出事情的经过。那崔玉贵本人是否留下过相关的记述呢?很长时间里人们都没发现这方面的资料。

1985~1988年间,故宫博物院主办的《紫禁城》杂志连续20期刊载了由金易、沈义羚合著的《宫女谈往录》,后由紫禁城出版社于1992年结集出版。这位“谈往”的宫女,姓赫舍里氏,先后在慈禧身边服侍八年,是负责给慈禧点烟的贴身使女,在宫内慈禧叫她“荣儿”。民国年间,本书作者之一金易先生曾雇佣她照料自己的小孩。期间,荣宫女将宫中所见所闻告诉了金易,数十年后,有了这本《宫女谈往录》的问世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书中有一篇《崔玉贵谈珍妃之死》,说的是崔玉贵离开清宫后,有一次来荣宫女家串门时提起了那段往事。而荣宫女本人恰恰在珍妃“落井”那天当值,侍候慈禧:

我记得,逃跑的头一天,那是七月二十日的下午,老太后在屋子里睡午觉,宫里静悄悄的。象往常一样,没有任何出逃的迹象。……

那天下午,我和往常一样,陪侍在寝宫里,背靠着西墙坐在金砖的地上,面对着门口。这是侍寝的规矩。老太后头朝西睡,我离老太后的龙床也只有二尺远。……突然,老太后坐起来了,撩开帐子。平常撩帐子的事是侍女开的,今天很意外,吓了我一跳。我赶紧拍暗号,招呼其他的人。老太后匆匆洗完脸,烟也没有吸,一杯奉上的水镇菠萝也没吃,一声没吩咐,迳自走出了乐寿堂,就往北走。我匆忙地跟着。我心里有点发毛,急忙暗地里通知小娟子。小娟子也跑来了。我们跟随着太后走到西廊子中间,老太后说:你们不用伺候。这是老太后午睡醒来的第一句话。我们眼看着老太后自个往北走,快下台阶的时候,见有个太监请跪安,和老太后说话。这个太监也没陪着老太后走,他背着我们,瞧着老太后单身进了颐和轩。

这个请跪安的太监,应该就是唐冠卿。后面发生了什么,荣宫女当日并不知晓,只记得事后的情形:“农历七月的天气,午后闷热闷热的,大约有半个多时辰,老太后由颐和轩出来了,铁青着脸,一句话也不说。”

临危大冲撞

当事人崔玉贵的说法尤为珍贵,值得详尽征引:

七月二十日那天中午传完膳后,老太后有片刻的漱口吸烟的时间,……就在这时候,老太后吩咐我,说是要在未刻召见珍妃,让她在颐和轩候驾,派我去传旨。

我就犯嘀咕了,召见妃子例来是两个人的差事,单独一个人不能领妃子出宫,这是宫内的规矩。我想找一个人陪着,免得出错。

未刻,指下午一点至三点钟。崔玉贵虽奉了懿旨,还是找到管派差事的陈全福商量,陈全福让他带上在颐和轩管事的王德环。然后:

我们去的时候,景祺阁北头的东北三所正门关着,我们敲了门,告诉管门的一个太监,请珍小主接旨。珍妃在接旨以前,是不愿意蓬头垢面见我们的,必须给她留下一段梳理工夫。由东北三所出来,经过一段路才能到颐和轩。我在前边引路,王德环在后面伺候,我们伺候主子,向例不许走甬路中间,一前一后在甬路两边走。小主一个人走在甬路中间,一张清水脸儿,头上两把头摘去了两边的络子,淡青色的绸子长旗袍,脚底下是普通的墨绿色的缎鞋(不许穿莲花底),这是一幅戴罪的妃嫔的装束。她始终一言不发,大概也很清楚,等候她的不会是甚么幸运的事。

到了颐和轩,老太后已经端坐在那里了。我进前请跪安复旨。说,珍小主奉旨到。我用眼一瞧,颐和轩里一个侍女也没有,空落落的只有老太后一个人坐在那里,我很奇怪。

珍小主进前叩头,道吉祥,完了,就一直跪在地下,低头听训。这时屋子静得掉地下一根针钱都能听得清楚。

老太后直截了当地说,洋人打进城里来了。外头乱槽槽,谁也保不定怎么样,万一受到污辱,那就丢尽了皇家的脸,也对不起列祖列宗,你应当明白,话说得很坚决。老太后下巴扬着,眼连瞧也不瞧珍妃,静等回话。

珍妃愣了一下说,我明白,不曾给祖宗丢人。

太后说,你年轻,容易惹事!我们要避一避,带你走不方便。

珍妃说,您可以避一避,可以留皇上坐镇京师,维持大局。就这几句话戳了老太后的心窝子了,老太后马上把脸一翻,大声呵斥说,你死在临头,还敢胡说。

珍妃说,我没有应死的罪!

老太后说,不管你有罪没罪,也得死!

珍妃说,我要见皇上一面。皇上没让我死!

太后说,皇上也救不了你。把她扔到井里头去,来人哪!

就这样,我和王德环一起连揪带推,把珍妃推到贞顺门内的井里。珍妃自始至终嚷着要见皇上!最后大声喊,皇上,来世再报恩啦!

尽管以上都是金易先生听荣宫女所述,他又是多年后凭追忆写成文字,但我们结合太监唐冠卿、王祥等人的说法,基本能够确定,这应该就是珍妃“落井”的最终真相。而且可以得知,光绪帝、隆裕皇后等人肯定不在现场;“落井”的时间,不是慈禧离京出走的当天,而是前一天即庚子年(光绪二十六年)七月二十日下午。

网络配图

谋杀非误杀

还有一个关键问题:慈禧将珍妃置于死地,是否只是一时起念、事出偶然呢?因为日后慈禧曾说过,起初并没有存这个心,只在气头上讲,不听话就把她扔到井里去,是崔玉贵逞能蛮干,所以每次看见崔就生气、伤心。故“西狩”回来后不久,崔玉贵即被撵出了紫禁城。

但崔玉贵本人可不这么想:

我敢说,这是老太后深思熟虑要除掉珍妃,并不是在逃跑前,心慌意乱,匆匆忙忙,一生气,下令把她推下井的。

我不会忘掉那一段事,那是我一生经历的最惨的一段往事。回想过去,很佩服二十五岁的珍妃,说出话来比刀子都锋利,死在临头,一点也不打颤。“我罪不该死!皇上没让我死!你们爱逃跑不逃跑,但皇帝不应该逃!”这三句话说得多在理,噎得老太后一句话也回答不上来,只能耍蛮。在冷宫里待了三年之久的人,能说出这样的话,真是了不起。

……把珍妃推到井里的事,洋人是都知道的,为了转转面子,就将罪扣在我的头上了。这就是老太后亏心的地方。说她亏心并没有说她对我狠心,到底还留我一条小命,如果要拿我抵偿,我又有甚么办法呢?想起来,我也后怕。

荣宫女对此的看法则是:

我们对清代宫廷的事,不可能十分了解,但大致可以推想得出来。当时宫里后妃论聪明才智,有政治头脑的,可以说非珍妃莫属了,将来宠擅六宫,是绝对无疑的。但她与老太后政见不合,留下来终成祸患,一有机会,(老太后)非置之于死地不可。俗话说,量小非君子,无毒不丈夫,预先砍去光绪皇帝的左右手,免得慈悲生祸患,老太后对这件事是预谋已久的。我赞成崔玉贵的话,绝不是临跑前仓促之间的举动。

光绪二十七年(1901年),慈禧与光绪帝返回北京,追封珍妃为珍贵妃,并将尸体从井中捞出,葬在北京西直门外的田村。1915年3月,珍妃棺椁移至梁各庄行宫暂安。同年11月,以贵妃葬仪,安葬于离光绪崇陵仅一公里的崇妃园寝。

南昌市痔块脱垂医院

重庆市血精症医院

广州市原发性皮肤淀粉样变性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