塑料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塑料模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高考加分瘦身之年的造假疑云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1:12:29 阅读: 来源:塑料模厂家

河南也要对“高考加分造假”出招了。

一位接近河南省招生系统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,7月5日上午,河南省有关部门举行了一次内部会议,省教育厅、体育局及各县市教育局领导参加,要求尽快与本辖区的二级运动员加分考生取得联系。

就在几天前,由于部分二级运动员被质疑资格造假,辽宁省已进行过一次高考加分复核。截至7月4日,该省1072名体优生中,270名考生提出放弃加分资格。

近年来,部分地区的高考加分乱象影响了考录公平。2014年,曾被舆论解读为高考加分项目“瘦身”元年,但最近,辽宁本溪、河南漯河等地暴露出的“加分疑云”,再次触动了公众敏感的神经。

文科前三名都有加分

国内一所著名高校招生办的工作人员发现,河南省漯河市高级中学的文科前三名考生,都有国家二级运动员的加分,“又是高分,又是二级运动员,这里面可能有水分”。

这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注意到,该中学共有74名享受二级运动员高考加分的考生,占全省此项加分总人数的10%。

其中,一名高分考生开始称练的项目是摔跤,后改口说是航模,“但谁都知道,航模项目已经取消了。再后来,他不说了,我们也就不问了,最后,他没有报我们学校。”

这一事件很快被媒体披露,漯河高中,成为继辽宁本溪高级中学“二级运动员加分扎堆儿”后的又一所中学。

遭到质疑之后,辽宁比河南先跨出了一步,开始了高考加分资格的复核工作。

复核是7月2日开始的,辽宁省纪委、教育厅、体育局组成联合调查组,要求相关考生所在学校组织对体优生资格进行复核。

在自查阶段,如果体优生认为自己符合体优生标准,就签订《诚信承诺书》,认为目前达不到标准,则签订《放弃加分申请书》。

最终,270名考生签订了放弃加分申请书。谈及放弃的原因,部分考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是因为太久没有练习,缺乏复核的信心。

“肯定不可信,因为这些过程学生肯定都知道,被加分的人都知道,各方面都是默契的。”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,一些行政部门可能起到了不好的作用。

熊丙奇并不同意辽宁省的做法。他认为,高考加分涉嫌造假,应该由司法机关独立介入调查,或由纪检部门独立调查。“但是,现在是自证清白,自证真伪,申请放弃资格后就既往不咎。”

“这样的加分造假太没风险了,所有的学生都应该清查,确实是违规操作的,应该剥夺高考资格,参与其中的体育部门和教育部门的官员要追究责任。”熊丙奇说,如果没有严厉查处,就会造成一种印象:造假成功,就获得加分;被发现了,不要加分资格,就能全身而退。

也有观点认为,教育行政部门要做的或许不是重新测试,而是针对考生提供的二级运动员资料,直接确认其是否参加比赛。

“运动生涯”始于高一

记者采访了河南多所中学的数名高分考生,他们均享受二级运动员的加分,但其“运动生涯”无一例外始于高一。

一名全省裸分排名前20名的考生因排球项目获得二级运动员加分,这位高一时开始练排球的男生告诉记者,选择这一项目是因为个子比较高,外加老师的推荐。

他称,河南学校的学习特别紧张,如果练体育项目,可以把学校跑操、跑步的时间“拿过来”,“上午、下午各有半个小时课间操,高一高二每周两节体育课,高三每周一节,都用来练习排球。”

“不耽误学习,假期的时候跟着队伍去外面比赛,我们学校整体体育搞得很好,各个项目都在省里能到拿名次。”他称。

高一开始训练,利用课间、课后时间练习,没有专业教练指导——不少受访学生采取的是这种训练模式。这样的模式真的可以成功训练出国家二级运动员吗?

对此,河南体育部门一位官员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曾坦言,二级运动员需要严格的专业训练,无专业教练而仅通过课外锻炼,很难成功。

北京体育大学2010级一名游泳二级运动员告诉记者,他从5岁就开始练习游泳,直到初中都是每天训练,高中时间较紧,因此只有每年暑假才能练习。

“当时我在市里的游泳队,跟学校没关系,全班就我一人去练。”他认为,原本运动员花业余时间拿到二级运动员证,就应该有相应奖励。但目前,在监督上还存在问题。

他透露,像游泳这样的竞速类项目,想短期内达到较高的水平并不容易,“都是从小一直练,到了高中再考一下二级运动员。”

“像足球、篮球这种项目,我个人感觉水分好大。因为是拿到第一的队里分几个名额,这种就纯凭主观判断了。”他说。

不过,郑州一所中学的应届毕业班教师说,有的二级运动员是造假,但有的二级运动员则是通过家庭的特色教育培养出的。他称,自己接触过一些学生,平时素质好,早晨、假期练武术,最后确实能达到国家二级运动员的水平。

“有的人从小学就开始练,家长从初中起花很多代价请教练,高中阶段他们确实有水平拿到这个东西。虽然训练时间少,但是他们能通过测试,就有加分机会。”他表示。

记者采访中发现,一些二级运动员进入大学之后,逐渐放弃了原有的运动。

储朝晖认为,这或许能从一个侧面说明,很多获得“特长加分”的同学到了大学里一看,别人没有获得项目加分的成绩反而比他还好,就不能继续下去了,“从源头上就是假的,不能再继续假下去了,因为假下去就露马脚了。”

他说,针对这种情况,应该从源头上根治。

熊丙奇对辽宁、河南披露出的“加分疑云”并不意外:“加分机制没有变,是行政主导、又是行政运作,最后是行政问责,行政权力缺乏监督,当然会还出现问题。如果再不改,明年后年还是出现问题。”(记者 卢义杰,实习生 贾宸琰 马婧 王海萍)

防酸服

平度西服制作

靖江订做西服

普洱西服定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