塑料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塑料模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笔下荷花能治病巴渝杨荷花民间传美谈_[#第一枪]

发布时间:2021-06-07 11:26:07 阅读: 来源:塑料模厂家

在中国传统的书画历史上,能以其所画题材而传世者,必是对其描摹题材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;而能以其所画题材为名者,那更是达到了物我合一、人画合一的境界了。在清朝末年的重庆忠县,就出过这样一位画家,由于他长期以荷花为题材作画,留下了大量的传世墨宝,巴渝民间都叫他“杨荷花”,而他的真名杨建屏,却隐没在他那酣畅潇洒的笔墨之间了。

传世荷花雅俗共赏

杨建屏(字裕勋)出生于清道光十六年(公元1837年),同治时廪膳生。先后任涪州、达县、江津教谕(记者注:相当于现在的教育局长)。关于他为官的政绩,史料鲜有记载,而我们现在看到更多的是,对于他绘画艺术的评价,说他“少时家境寒伧,勤奋苦读,酷爱书画”———好像大多数艺术家都是这样的经历,梅花香自苦寒来嘛。而杨建屏属于自学成才的那一路,“绘画无所师承,但凡百家之长俱在研取中,对人物、山水、花卉、翎毛均有造诣,尤长于画荷花。”

像大多数传统文化人一样,出生贫寒的杨建屏虽然官运并不亨通,在晚年还因为得罪了上司而被迫辞官,却不影响他生性旷达、举止活泼、吐属风雅的秉性。他曾自号 “笑笑居士”,以表达“一笑对百愁”的人生情怀。正是有了这样的人生情怀垫底,加之他深厚的书法功底,他笔下的荷花才因其着墨浓淡有致、线条明快而潇洒生动。时谚云:“家无杨荷花,必是俗人家。”现在看来,也不无当年的“粉丝”们对他的过誉之嫌———因为同样的赞誉也用在了比他年长一轮的巴渝名家龚晴皋的身上。但总体而言,杨建屏的书画作品,特别是他以荷花为题材的传世佳作,应该归在“雅俗共赏”一列。中国收藏协会理事、重庆收藏协会常务副会长唐肇新先生认为,杨建屏以荷花为题材的绘画风格,承袭了中国传统文人画的特点,具有较强的个人风格与巴渝文化的地域特色,在收藏与欣赏两方面都具有一定的价值。

画荷“治”好业师重病

关于杨建屏画荷,巴渝坊间有许多传说。传说他作画非常讲究气韵,每日鸡鸣即起,挥笔作画,但每天只画两小时便搁笔,即使有远方来客乞画,他也决不再作。有人问其缘故,他回答说:“作画须贯注神力,此时神气已不足也。”杨建屏尽管对艺术志存高远,生活中却是个放荡不羁的风流名士,他凭一支画笔走天下,漫游大江南北,寄情于名山胜水,走到哪里就把字画卖到哪里,自得其乐,得钱则一挥而尽,一日三餐极尽珍奇。据传他在涪州时,知州吴梅羹极赞赏其荷花图精妙生动,赐之以衣物银两,并赠一美貌侍女与他为妾。

而在众多的民间传说中,最离奇的是他的“荷花”能“治病”的美谈———

杨建屏少年时的业师李芋仙是全国知名的大诗人,晚年流落上海,杨建屏千里迢迢前往探视,正值李芋仙卧病十余日不起。杨建屏速画荷花及各种花卉多幅相赠。李芋仙凝神读画,不觉神清气爽,疾病不治而愈。而这个传说似乎还有据可考,在李芋仙《酬杨茂才裕勋》一诗的题记中,就有这样的文字———

予偶患盗汗,杜门调摄十日心斋,适建屏世讲自忠来沪,写赠花卉多幅,披玩移时,遂占勿药。昔人借辋川图以愈疾,见桃花开而悟道,信非虚语……

乖乖,这杨建屏的“荷花”真有这么神奇的功效吗?李芋仙是他的业师,他又是李的得意门生,李之赞美有过誉之处也不为怪。但不管怎么说,这种过誉带给人的审美享受和感官上的愉悦,却是所有优秀艺术作品的“共性”。

书法艺术同样了得

在中国,历来都有书画同源的传统。特别是一个以线条功底与笔墨情趣见长的画家,良好的书法修养与功底,为其绘画艺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,杨建屏也不例外。有评家说,其实杨建屏的书法造诣也是很高的,在民国初年,还出版过《杨裕勋书法集》,其在师法董其昌的基础上自成一家的书法艺术风格,得到了许多书法家及文化人的肯定。只不过在民间收藏界,由于杨建屏的“画名”太盛,掩盖了他在书法艺术上的成就。

记者曾在一位重庆资深藏家处见到过杨建屏的书法真迹,是一幅3尺整纸的横幅,整体风格可谓“寓刚健于婀娜之中,行遒劲于姿媚之内。”既有董书“萧散简远”的特点,又有“神采茂密”的个人风格。与其绘画作品相比,更具文人气息。

专家说画

赝品落款柔弱呆板

由于杨建屏有大量的作品在巴蜀地区流传,所以在近年重庆所有的以本土书画作品为主的拍卖会上,都能见到其作品上拍。然而一个奇怪的现象是,杨建屏以荷花为题材的“作品”,却很难拍出高价。业界人士指出,赝品太多是导致价格出现瓶颈的主要原因。

其实有关杨建屏书画伪作,民间早有流传。据说杨建屏有一个叫陶二的书僮,每当杨建屏作画时都在旁边磨墨牵纸。其人生性聪颖,随侍多年,深谙杨建屏画技,托名作画,窃杨建屏印钤之出售,人多不辨真伪,世所传“杨荷花”者,也有可能出自陶二之手。

如果说陶二的仿品还算“老仿”,还具有一定的观赏与收藏价值的话,那近年来的“新仿”就可谓“惨不忍睹”了。然而,“新仿”的破绽却是比较容易识破的。

唐肇新先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,杨建屏曾在自己的荷花图上题写过“一朵花,一匹叶,自然淡淡疏疏,何必重重叠叠”的话,这既是他的创作理念,也是他常用的构图技法。正是这看似简单的构图,让作假者认为容易得手。殊不知杨建屏的“简单”是他厚积薄发而潇洒生动的艺术呈现,而作假者的赝品往往表现出粗疏浅陋和支离破碎的“丑态”。另一方面,在书画鉴定界都有“看画看款”的传统,杨建屏深厚的书法功底不但表现在他的笔墨线条之间,更直接呈现在他的题画诗文和落款上。“新仿”往往在落款上笔力柔弱呆板,与原作相去甚远,只要多看原作,仔细辨认,就不难发现破绽。

吸顶灯安装货源

温度传感器图片

低频信号发生器

橡胶分散剂价格